黑短布头土

带卡 鸣佐 柱斑 止鼬 泉扉泉——不文艺的理科生~

卡卡西的女朋友(四)

斯坎儿是谁呢?
这真是一个好问题。

如果你拿这个问题问晓骑们,他们会回答你:妖艳贱货。
如果你拿这个问题问晓迷们,他们会回答你:男神;她们会回答你:女神。
如果你拿这个问题问晓的成员,他们会回答你:去问阿飞。
如果你拿这个问题问阿飞,他会开始给你疯狂安利“斯坎儿前辈”的好:)

其实斯坎儿只是个拍照的。斯坎儿如是说。

男/女神的这个发言遭到了晓迷们的一致反对:谁家摄影师对着黑社会还一打三啊。
楼上说的不对,是碾压。

在木叶学院每年年末公投的“最想交往名单”上,前两名永远都是卡卡西和斯坎儿。全校几万个人公认的男友标准。
可惜都给了。
迷妹迷弟们:一天不公开我们一天不死心:)

斯坎儿今天有点不高兴,因为昨天乐队出事的时候他缺席了。阿飞先生跟在他后面好一通哄。

这样的场面着实难得一见,迪达拉想,以往都是阿飞被斯坎儿哄。
不过也可以理解,斯坎儿总往自己身上揽错的毛病又犯了,嗯。
可怜他在这里一个人吃狗粮。
蝎?他今天考试,而且你问他干什么?他来了只是多一个吃狗粮的人,我和他又生产不出狗粮。

绝表示小迪你可能对什么事情有一些误解或者是认识漩涡鸣人。还有他也是人不要无视芦荟。

说起来斯坎儿会加入晓可能还是因为和小南姐有相同的潮流触觉——紫色眼影和灰色美瞳简直妙极!再加上黑色指甲油就更经典了。
然后就有了一打三的壮举。
然后就出了“斯坎儿疑为阿飞恋人,妖艳贱货传闻属实”的帖子。

对了,阿飞先生已经把斯坎儿女神哄好了,现在在啃红豆糕。
————————————————
明天还要早起去画速写[绝望]
争取多写一点。

卡卡西的女朋友(三)

全哲学系的人都知道,他们系专业课第一的系草宇智波带土跟隔壁化学系的校草旗木卡卡西先生是一对情侣。
当然,大家并不声张。
哲学系旁听生宇智波鼬同学是众多木叶学院的同学的“交好”对象,不仅因为他颜(乐)值(于)高(分)性(享)格(作)好(业),还因为从他那里总能得到许多第一手的新(ba)闻(gua)。上面那个人尽皆知的“秘密”就是由鼬同学“分享”给大家的。
当然,除了他自己的和初中部的宇智波佐助的。
不过大家也并不怎么care初中生的八卦,广大大学部、高中部的同学更好奇这个17岁跳级到哲学系二年级却硬是要考个第一名去化学系的学神大大的八卦。
然后某一天晓乐队“英勇”的投资人阿飞先生就站出来爆料了:学神大大是为了与恋人在一起才报考了化学系。
嗯,据可(晓)靠(众)消(成)息(员)来(爆)源(料),那天晚上的演出阿飞先生请了病假,没能如期参加。
第二天就悄悄传出了最上面那条八卦(据传是从初中部传出的)。
后来据可(甘)靠(栗)消(甘)息(店)来(主)源(说),鼬同学的恋人似乎对“新闻工作”工作十分有兴致,小两口一合计(误),鼬同学就是这么当起这“木叶前线一把手”的。他同宇智波止水同学是“木叶日报”的骨干成员。而且校园论坛上鼬同学的专属版块一向十分火爆[^_^]。

不过今天早上出了个大新闻,“木叶日报”方面还没出新闻稿呢,这件事就差不多传遍木叶学院了——今天凌晨有人到“晓の雨”酒吧寻衅滋事,还差点引发火灾。
这可是超级大新闻了,要知道,据不完全统计,木叶学院足有两成的人是晓的忠实粉丝呢,而且全学院基本没有不知道他们的。一时间论坛上炸了锅。
第一个放出消息的帖子还附带了一个拍摄模糊的视频。带土昨晚睡得不错,一起来看到这个被置顶的帖子着实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他就淡定了下来。
急什么急,反正吃亏的不可能是自家那群神经病。

鼬同学本人就在“事故”现场,自然是掌握着独家“新闻资料”,可惜事件结束之后就被自家父上大公无私地请到了派出所^.^
于是在校园官方bbs上发表声明的就成了止水菌。
然后止水菌就发现这次的事情有些奇怪。

按说晓乐队从一个校园社团到如今这种知名度,一路上被找茬的次数还真不少,什么理由的都有。止水菌一直对(鼬所在的)晓乐队那次被隔壁市的黑社会找茬的事记忆犹新,因为理由是他们老大的男朋友喜欢上了阿飞要和他们老大分手。其实令止水菌惊讶的是那老大是个女生。哦,对了,后来那女生成了斯坎儿的粉:)。

斯坎儿是干什么的咱们暂且压下不提。
为什么说这次的事奇怪呢?
因为这次一个搞事的都没抓到,溜得极快,简直想和警备队串通好了一样。
而他们进来的时候念着“烧烧烧”。
来去如风。
止水菌:  :)。
下回就和小鼬一起去试试校门口那家新开的“甘栗甘”吧,听说人气挺高。

看来真是喂的狗粮少了,都有心思做fff团了。

卡卡西的女朋友(二)

“旦那,今天是阿飞的生日哎。”迪达拉盯着墙上的日历。
“……”
“旦那?……你是立志和你的木偶过一辈子吗,嗯?!”

“卡卡西,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带土,啊不,是面具男阿飞,他正“蹭”在卡卡西旁边,拿着一盘红豆糕思索该怎么下嘴。
“木叶大学建立60周年?”卡卡西把碗里的“醋”倒进了锅里。
“……[-_-||]不是说这个,再猜……”
“嘭——”
“[^_^]先别猜了,你先告诉我,你是不是又把冰箱里的乙酸当醋用了??!”
带土看着焦黑的料理台,默默退后了两步。

“绝啊,你知道,嘶——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带土带着个大大的“黑眼圈”,疼得龇牙咧嘴,“小南,你轻点……”
“知道啊,今天是土土的生日!”绝在一旁“调试”架子鼓。
小南利落地把棉签扔进垃圾桶,拧紧药瓶,“生日?先别提这个,我看你这伤势……”说着扫了一眼那“黑眼圈”,“别怕是又把你家实验室当厨房用了吧……绝啊,[-_-#]能不能别制造噪音了?!”
“明明是他往厨房里乱放东西……”
“啊。明明我们上次在你家过圣诞节都是旗木在下厨吧,分明是你不了解你家厨房‘构造’。别忘了晚上七点半你的生日主题演出,阿飞‘大老板’。对了,今天用经典的黑色指甲油。”
“啊?!黑色?”房间里穿出两声哀嚎,不过小南姐只给他们留下了一个背影ㄟ(ツ)ソ。

“老师,我们来了!”少女清充满活力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可惜两旁的少年却像是蔫了的白菜一样,甚是煞风景。
“啊,是小樱啊。还有鸣人、佐助,快进来吧,”卡卡西把手里的醋瓶重新摆回到料理台上,“你们先坐一下,等我整理完厨房[^_^]。”
“今天真的没有老师的拉面了我说……”鸣人蔫蔫地说。在外面就没有闻到香气[≌︶︿︶≌]。
“又是带土吧……[-_-]今天不送他礼物了。”
“佐助(没有君)……被鼬哥知道你不加‘叔’字明天的便当会没有木鱼饭团的[:)]”小樱默默提醒。
“你不是说忘记买礼物了吗?”这是鸣人。
“……[O.O]”佐助莫名沉默了。哥哥和咸食比较重要……不过——“混蛋鸣人(没加吊车尾)!你说什么呢!”
“呃,咳咳,”卡卡西走了出来,“好了我们要上课了!大家把笔记本拿出来……”

迪达拉是晓乐队的主唱,之一,兼弹电吉他。蝎是他最常搭档的架子鼓手。今天照例是由“雨队”进行开场曲,前两年成员的生日演出也都是由寿星所在的分队后上场的(晓乐队有雨、月两个小分队)。不过迪达拉今天晚上有点心神不宁。
“感觉有人要搞大事情啊,对吧?”飞段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突然开口。
“嗯……”迪达拉下意识应了一声,突然一惊,“邪教徒你别学着绝吓人!”
“迪达拉,你别理他。他今天没吃药。”角都平板的声音传来,他正调试一把贝斯,贝斯上印满了“富兰克林”(一百美元上印着富兰克林的头像)。
“呃……”可是我觉得你更奇怪啊,迪达拉悄悄腹讳,他们两个今天很不对劲啊?不过他马上抛开了这个问题,“旦那,今天你的鼓状态不错嘛!”
蝎的鼓是自己特制的,蝎和迪达拉都习惯把它拟人化。
“是么,希望你的新歌也很‘爆炸’。”
从里间“逃”出来的绝脸都青了。什么时候蝎这么温和了?还会鼓励人?本来是为了逃避老大跟南姐秀恩爱,没想到外面四个更不对劲啊!

演出是要进行到凌晨的。策划长门总能把乐队十一个人排列组合出许多花样(弥彦 长门 小南 阿飞 绝 蝎 迪达拉 角都 飞段 鼬 鬼鲛)。不过阿飞每次自己过生日都要提前回去,前两年都是这样。
晚上十点了?带土从晓の雨酒吧的后门出来。他刚才已经看到舞池里的那个人了,白色的头发醒目地不行。
“卡卡西,今天怎么不是‘斯坎儿’来?”
“今天是个例外。”
“啊?”
“我给你做了蛋糕,我们还是快回家吧。”
“……哦。”什么例外啊?
“上午干嘛问那么多遍,你知道不会忘的。”
“确认一下不行啊。”确认卡卡西是真的。
别扭。卡卡西没说话,脑中浮现出这个词。
“不对,那你还打我!”
“生日受受灾今年少受灾。谁叫你又乱动厨房。”
“……切,什么迷信。”
又避重就轻,他到底在厨房里鼓捣什么啊?“走快一些吧,带土。”
——[生日]TBC

卡卡西的女朋友(一)

卡卡西交女朋友了。
一天之内,这个消息传遍了整个系。
这下可不得了了,身为一系之草却单身五年现今研一的卡卡西竟然交到了女朋友?
卡卡西粉丝后援团团长为此展开了一次采访。
阿斯玛:“啊?搞不清状况。但是……祝福他?哎、这是真的吗?”
凯:“什么什么!卡卡西脱单了?作为永远的对手,我这次竟然输给了他……”
红:“怪不得他最近总是晚出早归。我还说呢……”
水门:“是吗?作为老师我真感到欣慰哪。什么时候带来见一见啦……以后孩子叫什么名字啊……诶,别走啊!”“好了阿那达~我们先去准备晚餐吧……”
鸣佐樱:“什么时候生小宝宝啊?”
            ——“笨蛋!——你关心这个?”
            ——“我关心小宝宝怎么了!”
            ——“不是说你!”
            ——“……”樱酱OS:谢谢你,不过我已经没有什么需要OS的了,我已经对这两个人麻木了^_^
终于——
琳:“我知道啊,不过带土你这么急干什么?”
记者,啊不,带土急(重)切(音)地问道:“琳你知道?”
琳:“对啊。学妹告诉我她前天在实验楼下面听到卡卡西打电话,说‘我当然不会错过我们的Date啦’什么的,手上还有一捧红玫瑰呢。”
带土:“……”=□=#
————————————————————
“卡卡西,你前天去了实验楼?……啊,我问问你研究报告进度如何?”
“挺好的呀。”
“那你做完研究……”
“然后我不是和你去参加晓乐队的聚会了吗?”
“啊?”
“那天不是庆祝乐队三周年……”(无奈)
“啊对,哈哈,哈。”……呃,“不过我听说有小学妹看到你那天拿着玫瑰花?”
“阿斯玛买来送红的,我帮他签收一下,因为他说要给红一个惊喜。怎么……你想要?”
“…咳咳,干嘛突然凑那么近!少,少来恶心我。走了走了。”
……带土这家伙,怎么突然心情又好了?